人文学院张瑛老师在华中科技大学“巾帼表彰暨读书分享会”上的讲话|哲学与生活

2017-03-08 10:28:00 来源: 本站 浏览次数: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大家好!
我是哲学系教师张瑛,很高兴在女神节来临之际,在女生节的当天,代表十佳女教职工发言。我的主题是:哲学与生活。
2008年,我在中山大学参加博士生入学考试,同考场有个女生令我印象深刻。她告诉我,那是她第三次来考博。第一次,她刚结婚;第二次,她怀着孕;这一次,她刚生下宝宝。后来,公布成绩,我考取了,她依然没能如愿。入学后我才听说,她报考的导师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招男生。
这背后的逻辑,或许源于那个流传已久的说法:女人做哲学,既糟蹋了女人,又糟蹋了哲学。
果真如此吗?
上周四,我们系邀请英国赫尔大学Zangwill教授讲学。席间,我提出他论证中存在的一个关键性谬误,讲座结束后,他痛苦地望着我,说“没能回答出你的问题,让我感觉非常糟糕”。我微微一笑,并不是因为他答不出,而是因为在不断的追问中,我整个人都形而上学了!
林忆莲说,只有你找到自己,才会生活得快乐、自在。而我,庆幸在那些点滴的形而上学思考中,找到了我自己。
生活中,我是一个有趣的人。比如,老外问我,你姓张,那是什么意思,我不假思索“It means open”在场的同事哈哈大笑;再比如,新上任的刘书记对我说,”听说你上课很受欢迎,我要去听听你的课”。我回答:”这学期我没有课”,还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本科的导师曾经问我:“张瑛,你读哲学,读逻辑,后不后悔?”我反问她,”为什么这样问?” 她说:“因为你情感细腻、活泼开朗,我担心哲学使你无趣” 。
事实上,恰恰相反。
2009-2011年,我在美国留学,与家人分隔两地,一想家,我就反复读诗,什么“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什么“我在长江头,君在长江尾”。读着读着,我发现了有趣的现象:汉语中喜欢用大江大河及各种农作物来隐喻爱情,这区别于西方。于是,结合自己的研究专长语言哲学,我写成三篇英文论文并顺利发表。
2013年,受中南大学徐海老师的启发,我开设全校公选课《侦探柯南与逻辑推理》。我想,既然徐老师能将有趣的动漫与化学结合,那么我也一定能将有趣的动漫与逻辑结合起来。
事实上,科学研究者所用到的推理过程与侦探断案如出一辙,不过都是“假说-实验-检验”的溯因推理模式。我希望向同学们传递的信息是:不要在意实验中遇到的困难,也不要害怕自己的假说被证伪,因为这都是溯因推理固有的特征。要知道,正是这种不确定性,才带来了可发现性和创造性。
除了用有趣的生活态度做哲学,其实学术的态度也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2014年,妈妈发现糖尿病,住院治疗。但是,她害怕打针,坚决不用胰岛素,医生只好让她服用进口的二甲双胍,谁知这个药让她严重腹泻。她几次表示要停药,要放弃治疗。我不同意。
家人不理解我,说“你妈妈好好的一个人,有什么病啊?连拉带吐半个月,瘦了十多斤,你安的什么心?”我顶住压力,一面通过好大夫软件电话连线北京上海各地名医,寻求解决方案;一面翻阅大量糖尿病用药的相关文献,考虑各种药物的特征和副作用。在有了初步方案后,我问妈妈,相不相信我?妈妈点了头。我马上给她办出院手续,然后开始按照自己的方法,分别试用了三种药品的两两组合方式。终于,妈妈不再拉肚子了,血糖也得到了控制。打那儿以后,妈妈逢人便说“我有一个博士女儿,没有她办不成的事儿”。
相信在座的各位,也和我一样——不畏艰险,自信满满。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
感恩生活在新时代,不用像勃朗特三姐妹那样,为了顺利出版作品而采用男性的笔名。诚如19世纪著名小说家Woolf所言,“In order to write, a woman must have a room of her own”。庆幸的是,我们的”room”就在当下,就在这里。
感谢我科!
感谢大家!

【编辑: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