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技大学“喻家山文学论坛:秘闻与想象”春讲活动

2015-04-15 10:52:14 来源: 本站 浏览次数:
在接受众多评论家的评论解析后,阿来讲述了自己的创作历程,包括创作中所面临的迷惑和对创作本身意义的思考,认为写作的意义是为了寻找个体与世界的关系,寻找自己在世界的位置。特别是作品《尘埃落定》,具有“丰厚的藏族文化意蕴”。轻淡的一层魔幻色彩增强了艺术表现开合的力度,语言“轻巧而富有魅力”、“充满灵动的诗意”,显示了阿来出色的艺术才华。 阿来也列举了众多描写少数民族的作品,对妖魔化和浪漫化这两种全面改写的立场予以否定,评价自己的写作为“对全面改写的反抗”。他指出在市场和现代化进程中应该警惕“风情化书写”。当我们对一些“边城”那样的地带,有意加重风情化的描写时,它会冲淡、削减、甚至离开文学最本质的关注点。阿来说,事实上现代性是不可阻挡的,但他的书写总是在对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代价提出疑问。他的作品,是以个人命运入手的,从对人的各个方面的反思引出个人所在地域的文化、教育、民族等的特殊性,从而又以民族的特殊性探求不同民族的普遍性、人民性。阿来本身对“秘闻”的关注、对语言的使命感、对现代性关注的使命感,不仅展现了阿来先生的博大胸襟,同时也是阿来现实创作成功的必要因素,更是值得我们敬佩和学习的珍贵财富。

【编辑:宋海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