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成人?唯有理性——记人文学院2019年哲学大戏《浮士德的美杜莎之筏》

作者: 时间:2019-12-10 点击数:

2019127日晚1900,人文学院2019年哲学大戏《浮士德的美杜莎之筏》在电气学院电气报告厅举行首映礼。人文学院副院长雷瑞鹏,哲学系主任廖晓伟、副主任徐敏,哲学系教授、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欧阳康,哲学系教授张廷国以及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邹元江出席本次活动。在公演前期,同学们对今年的大戏抱有极大热情:演出门票派发一空,观众们更是早早到场等待,翘首以盼大幕升起。

陈芊竹和尹露璐为大戏报幕。她们讲述了筹备今年大戏的难:改编案头剧《浮士德》,难(案头剧:指只能放在案头阅读而无法在舞台上演出的剧本);还原名画《美杜莎之筏》,难;昨晚推翻原有的舞美方案临时重做,难。在吊足了了观众们的胃口后,她们宣布,演出正式开始。

两个梅菲斯特从观众席由后至前款步而下,把剧院带入一片魔魅的朦胧。他们和上帝打赌,赌一个善人是否在黑暗的道路中也能找到方向;他们因此造访书斋,诱惑对生活了无生趣的浮士德签订盟约。与此同时,海难者们在舞台后侧摆出《美杜莎之筏》的造型,预示着浮士德将犹如登上一叶筏子般与魔鬼一起游历人间。

浮士德首先遇到了玛加蕾特。他为少女的纯真可爱而倾心,而玛加蕾特也对风度翩翩的浮士德一见钟情。但这份爱情的代价是玛加蕾特母亲和哥哥的死亡。家破人亡的玛加蕾特心碎离去,浮士德轰轰烈烈的初恋黯然落幕。

魔鬼又为浮士德带来了绝世美女海伦。面对着心中至美的化身,浮士德收起了冲动和莽撞,和海伦的爱情虔诚而神圣。但婴儿夭折,海伦离去,浮士德的爱情再次以悲剧收场。

经历了爱情和美的幻灭的浮士德在海边高声吟诵“何以成人”的答案:去干一番造福人类的大事业。他让魔鬼填海造陆,自己则和海难者们一起营造了一片人间净土。最后,浮士德扯下魔鬼的蒙眼布,用自己在游历中逐渐成长的理性获得了真正的光明。

至此,演出圆满结束。在观众们的掌声雷动中,导演库慧君、编剧尹露璐、舞美指导李磊以及演员们登台谢幕。

在随后的“演后谈”环节中,库导分享了自己坚持做哲学大戏的初衷:有感于学习和参演戏剧的经历,她认为做戏就是濡养自身的过程;她也希望能通过哲学大戏这个形式来把美和哲学智慧传达给大家。

同时,她也解答了自己对本剧的理念和设计。选择将《浮士德》和《美杜莎之筏》并举是因为她认为画是书内核的具象化,筏子上的人隐喻了浮士德一次次的选择;且借助海难者们兼演其他角色的设计,她想表达人是有多重定位和多种可能性的。而安排两个梅菲斯特则意在启迪观众去认识到善和恶不是一元的,从而去思考要如何在对美的追求和欲望的反省中达到平衡。

库导还对今晚的演出效果进行了点评。考虑到演职人员的业余性和因为道具问题昨晚临时重做舞美的现实因素,虽然演出有部分瑕疵,但瑕不掩瑜,本次大戏还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她还稍微“剧透”了明年大戏的构思:设计一个东西交融的《会饮篇》。

而演员们也分享了自己出演今年大戏的感触。哲学大戏给了他们一个挖掘自身创造力和可能性的机会。透过角色的悲剧性和反差性,他们不仅能发现极端情境下不同的自我,更能借此揣度认识他人的真谛,从而更深地追问“何以成人”。

最后,徐敏老师为本次大戏画龙点睛。他指出,未经审查、未经试探诱惑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而哲学大戏正是对那些一般同学难以经历的诱惑的戏剧呈现。他希望以哲学大戏为推手去加强我校的人文教育,从而去重新定义“教室和实验室两点一线”的传统“学在华科”理念。

大戏散场,但何以成人的叩问永恒。人间处处蛰伏着魔鬼,生活随时需要你选择。如何把牢笼解锁,如何让理性张扬,这是成为人的入场券,也是作为人的必修课。祝2019哲学大戏的思考回声嘹亮,愿2020哲学大戏的演出精彩依旧!            

                                                                                                 

                                                                                                 文字:黄昭琳

摄影:贺梦凡 杨培蓉


Copyright©2011-2012 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